收入破500億,快手“合圍”游戲圈:直播投資研發齊飛

互聯網新貴字節跳動、快手做游戲,不是選擇問題,也不是重視程度問題,而是時間問題。

【GameLook專稿,轉載請注明出處】

GameLook報道/盡管對于從業者來說,游戲行業是個辛苦活,一年2萬家公司說倒就倒,但城外想要做游戲的企業還是熱情不減。除了字節跳動,短視頻賽道中的另一名種子選手快手,近兩年在游戲領域的動作一樣頻頻,涉及業務囊括小游戲、代理聯運以及自研,且還在投資游戲廠商綁定可能的合作關系。

由于快手與字節跳動直接的競爭關系,以及更為關鍵的,快手自2017年D輪開始就接受騰訊投資,成為外界默認的“騰訊系”。快手布局游戲的心思和動作,也可以視作為對字節跳動進軍游戲的一種防守和反攻,是騰訊培養的一支強力外部援軍。

2019年6月,受抖音后來居上的持續刺激,快手兩名聯合創始人宿華和程一笑,在一封內部信中對快手未來發展表達了擔憂,并訂下了2020年春節前3億DAU的目標,K3戰役正式打響。在競標中拿下春晚獨家互動合作權之前,這個目標已于1月9日被媒體曝光實現,同期2月6日,抖音宣布日活突破4億。

二者的針鋒相對,以及K3戰役的打響,標志著快手發展節奏“由慢轉快”,2020年快手對短視頻、直播和游戲業務的布局,也將變得更為積極。不只是字節跳動,今年游戲行業還將面臨另一個相同體量的“來訪者”。

小游戲試水,攜A站進軍游戲發行

如果說字節跳動2017年就動了做游戲的心思,快手涉足游戲業務的時間也不晚。2018年初,快手推出小游戲平臺“快手小游戲”,不僅在小游戲方面早于微信、手Q、頭條,且快手掀起的這波對戰小游戲風潮引發了不少企業效仿,可見快手的業務敏感性。

背靠快手大樹,和春節檔期的優勢,到2018年3月,快手小游戲下載突破千萬。而根據獵豹大數據統計,當時快手小游戲周活滲透率達到0.47%,已經超過知名游戲社區TapTap,和同為小游戲平臺的“同桌游戲”,成為騰訊內部體系之外,人氣最高的社區游戲平臺。

2018年7月,快手小游戲廣告打進了湖南電視臺《快樂大本營》節目,不僅主持人口播,還直接在節目中展示具體玩法。而當時,借助手Q、微信登錄的便捷,快手小游戲打破了靠春節檔曇花一現的質疑,根據《QuestMobile中國移動互聯網2018半年大報告》,快手小游戲日活成功突破千萬。

到了2018年底,受快手小游戲成績鼓勵,快手開始嘗試更加傳統的游戲發行業務。一方面,快手App開屏廣告中對快手小游戲進行推廣,并在用戶個人主頁中加入全新的游戲板塊,共設小游戲、精品推薦和熱門游戲三大標簽(如今改為熱門、新游、游戲和直播),上線了第一款小游戲《跳跳球》。

到如今,快手游戲分區已經上架30款游戲,其中9款為快手及其收購的二次元社區A站ACFun發行,二者分工明確,如快手游戲直接發行的有《快手愛手游斗地主》《來啊捕魚》,ACFun發行的則是一款二次元手游《命運神界:夢境鏈接》,剩余21款則均為騰訊游戲發行,包括《王者榮耀》《和平精英》。

借力騰訊打通賽道,一年內游戲直播行業第一

騰訊可能是快手加速游戲布局的背后動力。2019年12月,繼騰訊與快手進行新一輪融資談判后,雙方或將達成游戲內容方面的獨家合作。

快手對于游戲業務的布局,不單純是小游戲,代理發行,還涉及游戲直播,以及最核心的游戲自研。GameLook了解到快手不僅在投資游戲廠商、也自建了研發重度游戲團隊,但產品進展尚不明了。而游戲直播,在騰訊于法律層面積極提出熱門游戲直播的法律主張后,字節跳動游戲直播業務發展明顯受到延緩,與之相對快手游戲直播發展迅速。

2019年初,快手有過游戲直播的嘗試,2月份推出獨立游戲直播平臺“電喵直播”,集游戲直播、短視頻、資訊和社交于一身。但是,電喵直播并沒有進行大范圍的推廣,更像是一個試水攢經驗的項目。

7月,快手正式上線PC端的游戲直播網站,并與快手App雙向打通,直播后續也在快手App游戲分區上線。之后,快手開始積極和MCN機構接觸,收編游戲主播“嗨氏”,拿下英雄聯盟總決賽S9轉播權。

在2019年12月5日召開的ACG光合創作者大會上,快手宣布旗下游戲直播DAU已達5100萬,游戲短視頻DAU超過7700萬,這一數據,已經超過了斗魚和虎牙兩家直播平臺的日活總和。

流量的最終歸宿,游戲成為營收增長引擎

互聯網行業生意的核心是流量,流量天生需要變現。對于公司和投資者而言,短視頻盡管聚集了大量的流量,但變現出口其實可選擇的不多,必須是用戶真正愿意頻繁付費的領域,比如電商,以及游戲。

而通過電商或游戲作為流量變現出口的方式,同樣單一,更多以廣告變現形式,平臺用競價的手段吸引電商或者游戲廠商投放廣告,進行引流操作。一種說法是,互聯網公司變現的“三駕馬車”,分別是游戲、電商和廣告。

但是,不得不說,單一的廣告變現模式是比較低效的,并且流量會脫離平臺內部循環,產生一定的用戶流失風險,失去跟風效應,不利于流量的進一步積累。

從這一角度出發,互聯網公司做游戲,似乎成為了一種終極歸宿,特別是擁有短視頻等龐大流量業務的公司,流量大也往往意味著廣告收入高。

而且,越是廣告收入規模大的企業,游戲的重要性也就越明顯。比如曾經創下游戲行業最高收購金額紀錄的百度,如今的行業龍頭騰訊,以及電商帶頭大哥阿里,都與游戲有掙不脫的緣分。

按照《騰訊一線》爆料,2019年字節跳動營收1400億,而根據《界面》得到的信息,快手2019年收入達500億,廣告收入超過100億元。

因此,互聯網新貴字節跳動、快手做游戲,不是選擇問題,也不是重視程度問題,而是時間問題。

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yzzmie.com.cn/2020/02/380530

關注微信
重庆时时调整20分钟一期 快乐8 15选5专业预测 有坂深雪做瑜伽是哪一部 股票权重是什么 股票指数什么意思 分享赚钱项目的博客 大神娱乐棋牌下载 贵阳捉鸡麻将怎么玩 南国特区七星彩票论坛 日韩黄色片成人快播电影 四肖期期中准全年资料 河南快3走势图表500期 新11选5 任选2 雪缘园英乙积分 手机捕鱼提现 友玩广西麻将外挂友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