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一鳴愛將掛帥,字節跳動正式成立游戲部門:將推MOBA游戲

字節跳動內部成立專門的游戲部門后,嚴授重心將會完全轉向游戲業務,目前戰略部門已經改為由兩名董事代為管理,可見字節跳動進軍游戲的決心。

【GameLook專稿,轉載請注明出處】

GameLook報道/作為游戲行業最具潛力的“新人”,字節跳動一舉一動一直受到很大關注。繼今年春節檔休閑游戲大放異彩后,字節跳動在重度游戲層面的布局,再度引發外界關注。

近日,湯森路透援引知情人士消息表示,字節跳動將任命一名高管,單獨分管旗下的游戲業務,以解決內部游戲業務長期沒有具體管轄部門的事實。該部門主攻重度游戲,將推出一款與《王者榮耀》近似的競技產品,由直接向創始人張一鳴匯報的14名高管之一——戰略部負責人嚴授負責。GameLook認為游戲業務核心高管的敲定意味著字節跳動公司已將游戲作為了新業務發展方向,而以該公司的體量,游戲業務的目標流水規模理應達到年10億美元起。

有編制了,游戲業務統一指揮部建立

過去,字節跳動并沒有獨立的游戲部門,根據《晚點LatePost》得到的消息,字節跳動游戲業務具體分為兩個板塊,主打廣告變現的超休閑游戲歸商業化部門負責,可以嘗試搞內購的獨代、自研等更具傳統意義上游戲范疇的業務,則屬于戰略部門的自留地。

在正式確立好內部職責后,媒體還爆料字節跳動將推出一款類似《王者榮耀》的競技類游戲,真正向騰訊發出戰書。不過考慮到騰訊公司在電競生態的深度布局,字節跳動如何逆轉騰訊對電競市場的壟斷,還有待后期觀察。

今年春節,因疫情原因游戲行業表現突出,其中字節跳動成績尤為扎眼。公開數據統計,1月22日至2月1日春節假期期間,由字節跳動發行或聯合發行的產品,如《我功夫特牛》《小美斗地主》《腦洞大師》《我的小家》《是特工就上一百層》共5款產品先后殺入App Store免費榜TOP10,一度出現前五就有4款產品背后有字節跳動身影的盛景。

但是,代表核心競爭力的重度游戲,初期在字節跳動周圍一直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直到2019年6月,字節跳動被媒體爆出立項“綠洲計劃”,開啟重度游戲自研。與此同時,字節跳動通過外部收購和向游戲人才拋出橄欖枝,甚至整建制收編大廠團隊的方式,逐步在北上廣深杭五大城市建立起了自己的團隊,規模突破千人。

根據消息人士的爆料,字節跳動第一款自研重度游戲,有望最快在2020年一季度推出,今年春季共有望推出兩款重度游戲。

戰投負責人內部“轉崗”,做游戲持續All in

進入游戲行業視野之前,字節跳動戰略部門主要負責戰略投資,屬于企業創投CVC范疇。在整個資本市場,CVC向來比較神秘,網易的CVC業務,也是在被媒體問急了,才開始頻繁對外披露。而近年來字節跳動又被喻為最神秘的CVC,戰略部也被內部員工稱為“最神秘的部門”。

根據《投資界》的說法,字節跳動對于投資收購從不主動披露,甚至在被投資方要進行PR時,也會要求媒體淡化字節跳動存在感。所以到現在,外界也不知道字節跳動具體投資了多少游戲公司,不過每次收編團隊的動作,似乎都逃不過業內人士的法眼,比如字節跳動游戲業務上海分舵的上海墨鹍,轉投字節跳動時也掀起滿城風雨。

由于游戲業務是半道出家,讓戰略部門臨時分管重度游戲,似乎也是一個合情合理的臨時選擇。和戰略部門的神秘一樣,其負責人嚴授很少為外人所知。2019年4月份,外媒《The Information》直接挖出了整個字節跳動的高管組織架構信息,嚴授才進入媒體視野。

甚至在領英頁面上,嚴授這個等級的大佬也只上傳了零星兩條履歷,一條當然是在字節跳動戰略部,另一條則是此前在騰訊戰略部的任職。在嚴授2015年入職字節跳動、擔任張一鳴業務助理之前,字節跳動戰略部門幾經調整,有過多名負責人,嚴授掌管后則保持了較穩定的狀態。

按《The Information》的爆料,共有16人向嚴授匯報,除了14人負責投資、1人負責戰略,還有1人負責游戲,即“綠洲項目”負責人俞佳。而之后,“綠洲項目”項目負責人改為了來自完美世界的王奎武,俞佳則成為另一個重點項目Rgame的負責人,繼續為字節跳動開拓新項目。

而按照《湯森路透》的說法,字節跳動內部成立專門的游戲部門后,嚴授重心將會完全轉向游戲業務,目前戰略部門已經改為由兩名董事代為管理,可見字節跳動進軍游戲的決心。

買量平臺進化自研自發,游戲行業不再失血

字節跳動做游戲不是一個意外之舉,除了游戲市場本身的盤子夠大,也與字節跳動不滿足做單純的“流量販子”有關。

在GameLook看來,字節跳動進軍游戲的一大關鍵原因,可以追溯到買量發行的興起。近幾年,由于渠道流量觸頂,渠道向精品產品、高ROI游戲嚴重傾斜,中小團隊轉而通過買量謀求曝光。這種轉變直接表現為以“廣東幫”為代表的買量公司快速崛起。

經過幾年發展,買量發行已經成為常態,從過去傳奇、仙俠、卡牌為主的市場逐步走向多元化,2019年超休閑游戲買量潮涌入國內,今年以來更出現《劍與遠征》這樣的現象級案例,這些成功產品的背后都離不開信息流廣告蓬勃發展對游戲市場營銷推廣模式的改變。

因此從該角度出發,字節跳動做游戲,對于整個行業來說意味著又一輪行業洗牌的開始。對從業者而言,字節跳動在2017、2018和2019三年轉型的關鍵期進軍游戲,提供了許多工作崗位和加薪機會;對部分研發公司而言,豪氣的字節跳動帶著錢和流量解決了業內游戲產品獲取流量的棘手問題;

而在代理發行線,騰訊與字節跳動的競爭將逐步顯性化,未來精品游戲代理權的爭奪或將更為激烈,短期來看由于優秀產品的稀缺,其將有利于國內優秀研發商得到更優的合作條款。

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yzzmie.com.cn/2020/02/380431

關注微信
重庆时时调整20分钟一期 辽宁心悦麻将鞍山 竟彩 极速赛车基本走势图 中原风彩25选五今晚 老快3直播 燕赵福彩排7开奖结果 av女优水菜丽下马番号作品 电玩城捕鱼178平 打麻将游戏在线玩 台湾宾果28网站 26选5开奖结果好彩3 永久免费单机游戏麻将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看 20选5几点开 吉祥麻将下载 福建快三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