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量破百萬套:獨立游戲爆款《大鵝模擬器》是怎么來的?

【GameLook專稿,轉載請注明出處】

GameLook報道/多年前,網絡上有一款叫做《山羊模擬》的游戲風靡全球,你在游戲里要做的就是扮演山羊制造麻煩,這個非常荒唐的概念里,如果把山羊換成鵝,就是《大鵝模擬器》。

這款看似滑稽的游戲在12月初拿到了TGA最佳獨立游戲團隊、年度最佳獨立游戲兩項提名。發布首周銷量就超過了10萬套(Steam未上線),據發行商Panic最近透露,該游戲三個月的銷量以及突破了100萬套,并且特別指出,銷量不包括Xbox Games Pass下載量。

《大鵝模擬器》是一款解謎冒險游戲,它并不是由《山羊模擬》開發商創作,而是完全不同的團隊,但游戲的核心玩法神似,都把非擬人化的動物當作闖禍的代名詞。作為一只鵝,你需要解決很多惡作劇式謎題,比如通過一系列的道具和潛行“把農場主困在花園里”、“偷走某人的玩具”,你可以欺騙某些人帶錯眼鏡,吸引物品主人的注意力搞破壞。

而且游戲里的操作方式有限,你可以蹣跚而行、游泳,用喙叼起東西,還有一個Honk按鈕可以沖著人們大叫,潛行功能的作用僅僅是讓你把頭壓低。大多數時候玩法的關鍵都是找到分散其他人注意力的方式,然后趁機偷東西或者把某些東西拖走。

對于一款獨立游戲來說,在PC游戲競爭越來越激烈的情況下,獲得名利雙收是很難得的,作為只有4名成員的團隊,澳大利亞開發商House House是如何做出了這個別具一格的爆款呢?

不搗亂就玩不了游戲:讓玩家創造滑稽效果

如果你不在游戲里搞惡作劇,幾乎是沒辦法玩這款游戲的,畢竟,它的背景設定就是,村子里一個明媚的上午,你作為一只令人生厭的大鵝打破了寧靜。角色本身的長相和鳴叫聲都很逼真,即便是非玩家也能被這奇怪的氛圍吸引。

毫無疑問,《大鵝模擬器》是個爆款獨立游戲,百萬套銷量、大量好評,還被歐美主流媒體爭相報道,產生了很多段子。對于游戲里的幽默感,開發者Nico Disseldorp在接受采訪時透露,團隊最初并沒有想著如何讓游戲變的更滑稽,而是提供“原材料”,讓玩家去加工,“我們假設玩家已經知道這些笑話是如何發生的,然后由玩家來觸發搞笑的場景。然后再考慮它們需要什么樣的互動?最佳的道具是什么?用什么動畫最好?”

另一名開發者Stuart Gillespie-Cook補充說,“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要讓玩家相信,是他們想起這些搞笑場景的。我們展示了幽默元素然后讓他們來觸發,這才是重點。你看到了搞笑元素,然后在自己的腦海里想象怎么玩才最有趣,隨后一切都順理成章了,這一切是你觸發的,所以是屬于你的”。

與其他表現形式不同,游戲的一大優勢就是可以試錯,所以失敗狀態也可以做的很好玩。有時候,玩家可能會過早或者太晚對園丁大叫,導致更多的結果。對此,Disseldorp表示,“我們嘗試為錯誤的方式制造多個搞笑場景,我們不希望游戲難度太低,以便在第二次看到的時候還能有所期待。如果你試了三次才出發幽默效果,那么它所帶來的趣味是很高的”。

所以,哪怕是失敗,也可以有很好玩的結果,“我們給玩家留了足夠的多樣性,觀看過人們測試很長時間,做了很多細微的改動”。

由于受到劇情敘述和技術限制,游戲的滑稽場景往往是很難持續的,但《大鵝模擬器》卻對互動喜劇的時機把握做了更深層次的嘗試,用童話般的世界來傳遞幽默。游戲里的NPC給人的感覺很熟悉,比如園丁是一個喜歡按照自己喜好打理周圍環境的男人,女店主對商品的保護意識極強,膽小的男孩看到大鵝會害怕。

據Gamelook了解,研發團隊最開始寫了一百多個NPC原型,但為了讓彼此之間有比較好的融合,最終剪掉了一大部分。Disseldorp表示,“人們對鵝的關系很特別,甚至有些害怕它們。鵝的性格可以很囂張,是一種比較強大的動物,但卻不像蛇或者蝎子那樣被認為是邪惡的。我們努力不讓鵝看起來太情緒化,空白的設定更方便玩家安照自己的意愿解讀,增加代入感”。

大鵝盯著人們,以及因惱怒而發狂的時候是最可愛的,游戲里大多數時間,你的任務都是偷東西并且放在不正確的位置。他說,“我們希望大鵝了解它們將要互動的物體,所以并沒有專門標示的物體,所以很明顯,鵝需要盯著人看,人同樣也要看它們。第二個原因就是,我們希望用這種延伸互動為人類和動物搭建交流的橋梁”。

和很多大作游戲引發暴力以及道德討論不同,《大鵝模擬器》實際上遭遇到這樣的問題很少,因為玩家是一只鵝,而不是有意識的人,它們在游戲里所做的都是無意之舉,“我們從來沒有想要給游戲增加暴力或者玩家與游戲的公開敵對關系,更希望能夠像現實中那樣,人們最多把鵝趕走,除非你是獵人或者喜歡吃動物的人,否則是不會想要傷害它們的”。

于是,大鵝就成了破壞的代名詞,就像一個淘氣的孩子,這也是該游戲受到不同年齡段人群喜歡的重要原因。

一張表情帶來的靈感:研發兩年的的獨立游戲爆款

據GameLook了解,開發商House House一直依賴于澳大利亞當地機構Film Victoria提供的資金支持。在上一款游戲《Push Me Pull You》結束之后,四個人想到了很多的游戲概念。

另一名開發者Jacob Strasser介紹說,“上一款游戲(Push Me Pull You)完成后,我們有很多的想法,我們知道自己想做3D游戲、單機體驗,希望引起社區討論,做出能夠讓人操縱并代表現實物體的角色。Stauart Gillespie-Cook發了一張鵝的圖片,并且開玩笑說可以做一款與之相關的游戲。但我們當時決定做更嚴肅一點的想法,不過隨后都行不通,最終我們開始討論大鵝游戲,并且覺得它可以搞笑也可以嚴肅,有很多種可能。”

實際上,游戲名字本身也是很有話題性的,就在上線之前的幾天,這款游戲的名字仍未確定(Untitled本身就是未命名的意思),開發商甚至在Twitter上公開回應,“我們看到很多人問游戲的正式名字,請你們記得,這款游戲就是沒有名字,是未命名的大鵝游戲,沒有名字”。

不僅是名字,就連游戲設計,也有過很明顯的改動。

在最初的設想中,House House團隊希望把游戲背景設定為人流量很大的鄉村集市,一只鵝突然跑出來打亂了市集秩序,但開發者Michael McMaster透露,“我們當時并沒有去想設計起來有多么復雜。所以,后來逐步對游戲概念左了修改,把大量人群降低到少數的一些人。最開始做的就是一只鵝和一個人的互動,由于兩者之間的關系并不緊密,所以才有機會做更深度的差別和幽默。集市上那么多人顯得太宏觀,很難觸發這樣的事情。所以我們意識到人少一些才更有趣,更能夠允許豐富的互動關系。與少數人的互動關系很真實、很靈活,即便是失敗狀態也很不尋常,我們希望盡量保證真實感”。

研發團隊還表示,游戲里的解謎要素設計有一部分借鑒了《殺手47》,但這些謎題更大的靈感來源是《超級馬里奧64》,因為角色都能夠在游戲里隨心所欲地奔跑。

《大鵝模擬器》的不同在于,它是有結局的,雖然在游戲里的破壞都是無傷大雅的惡作劇,但也會招致人們的不滿,最后整個小鎮的人都聯合起來抵制的時候,你就不得不離開。

這款看似荒唐可笑的游戲之所以受到如此之多的歡迎,本質上在于它對于幽默感的把控和對互動設計的精準設計。人與鵝的關系本身就很新奇,無傷大雅的玩笑式惡作劇背后也不會引發特定人群的反感,畢竟,“沖進一間房、被從一扇門里踢出來就是最大的沖突”。

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yzzmie.com.cn/2020/01/378672

關注微信
重庆时时调整20分钟一期 中国联通股票 今日股票推荐股 双码 星悦陕西麻将助手下载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1分彩和值怎么看 国产a片bt 东方6十1开奖结果查询 电玩捕鱼星力平台 时时彩怎么选号3期内开 天天棋牌2辅助软件 …? 内蒙古快3三十期预测 四川快乐12软件下载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基本走势图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数据